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gwangyoucao的博客

忘忧草

 
 
 

日志

 
 

【原创】早年,烙在灵魂深处的记忆  

2017-03-01 11:05:04|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对搬家的哪些记忆

在我的灵魂深处,总有一些记忆很深很深地埋在心底 ,尽管过去了那么多年,依然无法忘怀。事情追述到1973年那个春天,那时我6岁。突然有一天,妈妈告诉我要搬家了,我很惊讶,搬家我没有概念,心想搬家为何不带着房子呢?我不情愿的和大娘家的哥哥姐姐告别,当时感觉自己也左右不了什么,只是不情愿离开那个大家庭。弟弟被放在地排车上一个家什的夹缝里,我默默地跟着大人走在车后,所谓的“家”就是地排车上所有的家什。

妈妈看我一脸的茫然说,今天要去的地方才是你的老家,哪里的人多数都姓,不像现在的这个村,在这里我们是外姓人,常常被人看不起,大人的话我听不懂,也理解不了,能感觉到的就是心里有太多的失落,失落什么自己也说不上。

怀着忐忑的心情来到新家,进来以后发现是一座很旧的房子,院子里空荡荡的,只有几棵大树杵在哪里,好久没人管理的样子,所谓的大门就是用篱笆捆扎的一个木栅栏,有一米多高的样子根本挡不住坏人的进入。屋内因为事先早已收拾过了,虽旧却很干净。大人卸下车上的东西放到这间旧屋里 ,从此我们在这里便开始了只有我和母亲、弟弟三个人新的生活(父亲在外地工作)。

在这里最初的那段时间,我和弟弟是很孤独的,出去了没人愿意和我们玩,偶尔还有人叫我们“外来户”,我很排斥这个称谓,因为妈妈告诉过我,我们老家就是这个村的,我们也姓“毛”,20多年以前(也就是我父亲小时候)因为历史的原因寄住在奶奶娘家哪个村,时间久了,村里小一点的人记不得这些事,所以才有个别孩子叫我们是外来户。

幸好妈妈还有个堂妹也在本村,和我们是同姓,亲戚的缘故我们来往比较多,她家有两个孩子,有他们给我们来往相对我和弟弟就不再那么孤独了。

刚刚入住下以后我们的生活很艰苦,因为没有落下户口,生产队里不分给我们粮食,我们娘仨的生活就成了最大的问题,爸爸他在外结衣缩食、加班加点地工作,将省下来钱和粮票寄回家, 再加上亲戚生活上接济一些,我们的生活勉强可以过得去。

最难熬的雨季,因为是祖上留下的祖屋,多年来无人修缮,雨季漏水是家常便饭,常常是外面大下,屋里小下,外面不下,屋里还滴答,下雨天担惊受怕是妈妈,能安全睡觉是我们姐弟俩,多少次梦里醒来,发现妈妈在为我们接雨水而耽误了睡眠。在那艰难困苦的年代是妈妈为我们撑起一片晴朗的天。

为了给我们补充营养,妈妈将家里圈出一块地方养鸡,鸡长大下了蛋供我和弟弟吃。勤劳的母亲将院子的土地开发出来,种上麦子和蔬菜,院子里只留出一条羊肠小道,一次弟弟淘气将妈妈种的白菜苗拔出了一些,妈妈发现后他挨了一顿揍,那年弟弟才三岁多,巴掌打在弟弟身上,疼在妈妈心里,过苦日子的难处只有妈妈最清楚。

                  吃面条的记忆

能吃一顿白面面条,就像过年一样。一次我因感冒发烧,两天不进饭食,妈妈心痛,借来一瓢白面 ,为我赶了一季苗条,因为难受剩下半碗,被赶回家的弟弟囫囵吞枣般吃下,次日弟弟也装病哭闹着要面条吃 ,妈妈揽弟弟在怀里说,等日子好过了,妈妈天天给你们做白面条吃。当年的苦日子妈妈经历怎样的生活磨难我无法想象,吃面条的事,过去43年了,我依然记忆很深很深。如今吃遍了餐馆里的山珍海味,都不如记忆里当年妈妈的面条香。

                  锅被盗的记忆

一天早晨,我和弟弟还在睡梦里忽然被早起妈妈的惊叫声唤醒,“谁家的倒霉蛋 ,竟缺德到来偷我们家的锅。”被惊醒的我们姐弟俩从没见妈妈这么激动过,一口锅是当时我们家最重要的家什、也是唯一的一口锅,妈妈难过的不得了,不多时就有四邻围上来询问缘由,也有的帮忙找锅被盗走的去向。这时一个大爷说在墙上发现了有锅灰撑过的痕迹,追随痕迹大家猜测锅的去向,息事宁人的妈妈再没有声张,毕竟我们是新来乍到,妈妈不愿意为自己树敌,此事因此不了了事。

                                                                      眼睛失聪的记忆

当年暑假后,我到了入学的年龄,妈妈说之所以急着搬回老家来就是为了我们上学有个好的学习环境,在奶奶的娘家我们才是真正的外来户。入学后的第二个学期,我们家的户口解决了,被安排到第九生产队,当时是靠工分分粮食,母亲起早贪黑几乎不旷工地跟生产队劳作。妈妈啥时睡觉、啥时起床对我是个迷,印象里我们睡醒一觉了,妈妈还在灯下为我们做针线活(纳鞋底、做衣服),天不亮妈妈就做好了早饭跟生产队下地劳动了。在一个初夏的早晨,睡醒的我眼前一片模糊,穿衣下到炕下找不到鞋的去处,揉揉还是看不清,我被吓坏了不知发生了什么,跌跌撞撞地摸到房门,房门在外面锁上了,平常母亲出去干活经常这样把我们锁在家里,而今天我是格外的害怕,仿佛天要塌下来似的,我的哭叫惊醒了弟弟,我们俩一起冲着门外哭,收工回到家的母亲被眼前的我吓傻了,嘴里不住的念叨:“这好好的孩子咋会突然就不到光明了呢。”六神无主的母亲请来族里年长的老人出主意,不叫他们还好,被他们一说,事情就更纠结啦。当时的农村人很愚昧,有病想到的不是看医生,最先猜测的是这老宅里常年无人居住,说是我们的到来惊扰了那个祖先,必须……..

族里的老人说辞一套一套的,母亲虽没上过学,但她不信邪,直接把我带到医院找医生诊断,针灸服药治疗一周后,我的视力得到缓解,而后延续治疗一个月的时间之至恢复正常。母亲为了不耽误我上学,都是利用晚上,周末带我去接受治疗,即便这样母亲也没有惊动在外工作的父亲。每每想起此事,我更多的是后怕,假如母亲听信了族里老人的说辞,耽误了治疗 ,或许……我的人生就是另一种局面,我不敢想象一个失聪人的生活会是一个怎样的状态。

我要衷心地谢谢妈妈在那如此艰难困苦的日子里给我营造如此幸福的成长环境。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